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 > 工作研究

关于黄石市下陆区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调研报告

   时间:2018-10-25 10:52

今年由黄石市下陆区民政局牵头,组织政协经济科技法制专委会成员、部分政协委员,对下陆区25个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进行了调研,调研组采取走访,召开座谈会方式,重点对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工作中社区结构情况,经费收支情况,“两委”干部待遇情况、工作情况等进行详细了解,现报告如下:

一、我区“村改居”社区的现状

(一)“村改居”社区的基本情况。我区现有“村改居”社区25个,占全区37个社区的67.5%;“村改居”社区现在居住人口中124869人,占全区18.8万人的69.2%;“村改居”社区现有工作人员241人,其中:社区“两委”成员144人、专干41人、社区聘用人员56人,大专及大专以上学历138人、大专以下学历103人;男性123人、女性118人;中共党员198人。“村改居”社区都成立了大党委,社区的辖区单位都与社区开展了共驻共建活动。

(二)“村改居”社区近三年来的收支情况

1、收入来源。近三年来,每年收入超过100万元的社区有商务新区的箭楼下社区、柯尔山社区和青龙山社区,生态新区的老鹳庙社区和江洋社区,旅游新区的占爱宇社区,幸福新区的陆家铺社区。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社区公房出租租金收入、征地收入和上级拨款。

2、支出项目情况。近三年来,除幸福新区的陆家铺社区,旅游新区的官塘社区每年略有结余外,其它“村改居”社区都收不抵支,有的社区干部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。如商务新区的马鞍山社区、青龙山社区,今年已有四个月未发工资。支出的主要用途是社区工作人员的工资及福利待遇、办公经费和服务经费等支出。

(三)“村改居”社区近三年来社区“两委”、保洁员、网格员等的工资福利待遇等支出情况。

2015年——2017年“村改居”社区发放社区“两委”、保洁员、网格员等人员的工资约3440.6万元,其中:2015年发放的工资约1046.3万元,2016年发放的工资约1121.4万元,2017年发放的工资约1272.9万元。办公经费、服务经费和其他经费未予统计。

二、“村改居”社区社区治理中存在的问题

(一)“村改居”社区与原村集体经济之间的关系未理顺。行政村是从以土地集体所有的生产大队演变而来,它是以经济关系为纽带的村民自治组织,具有发展、壮大集体经济的职能,村委会支出由集体经济承担。目前“村改居”社区既住着原村民,又住着城市居民,同时为原村民和城市居民服务,社区“两委”成员、聘用人员的工资、福利待遇、工作经费、服务经费等各项开支均由原村委会积累承担。因为大多数“村改居”社区的经费没有列入财政保障,社区只能用原村民的集体资源经济收益来支付,导致社区与原村集体经济之间还存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,原村民的意见很大。如柯尔山社区原居民将社区告上了法院,理由是社区用原村级积累支付各项开支,严重损害了原居民利益。

(二)“村改居”社区的集体经济收入单一。目前我区大多数“村改居”社区的经费则没有列入财政预算,全部由社区原村集体经济承担。而社区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、社区办公的日常开支、创文创卫、文化娱乐活动、设施维修等的开支费用并不是一个小数目。集体经济收入日益减少,通过调研发现,大多数“村改居”社区的集体经济收入来源基本上是房租收入,比较单一。

(三)社区“两委”干部待遇偏低。根据调研情况综合分析,社区主职(书记、主任)人均月工资为3200元(扣除五险一金)、副职和委员分别比主职低200元和400元,收入偏低,退休后,在社保拿的退休金不到1000元/月,不到退休年龄的干部,落选后自谋出路,后顾之忧没有解决。导致社区干部工作热情不高,不作为,不担当,工作主动、积极性不强,一般干部遇到急难重工作要么推诿,要么回避,许多工作落在了社区主职干部身上,导致工作落实不好,推动不够,给全面工作开展造成了影响。

(四)社区发展不平衡,工作量差别大。从社区经济收入看,小部分社区在开发建设过程中,抓住了机遇,建设社区公房、门面房,有很好的开展居务服务的条件和基础,收入来源多些,开展各项工作,服务居民有了经济作支撑,工作开展得较好,大部分社区收入少,在开展工作中只是应付,如创卫、创文等工作,不能放开手脚,给全面工作成效打了折扣。社区干部几个月未发工资,处于负债运转,如马鞍山社区、青龙山社区等,导致发展不平衡、不充分。近几年来,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,有些社区居民处迁,人数越来越少,有些社区商住楼整栋整片交付使用,居民越来越多,各项工作应付不过来,一项工作交办下去,小社区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,大社区半月二十天也完成不了,给全区工作一盘棋开展造成了被动。如长乐社区、管山社区、官塘社区、东方山社区等,居民最少的只有几百人,多的不到千人,而青龙山社区、箭楼下社区、柯尔山社区等,居民人数突破了万人,青龙山社区达到近三万人,工作量大,各项费用支出多,给社区工作正常开展带来了不利因素。

(五)社区承担政府事务较多。村改居社区既承担着城市社区社会事务,又承担农村集体土地的征地、拆迁、还建、迁坟等任务,并且要利用许多时间和精力处理些过程中的各类矛盾、纠纷,同时,许多该由政府职能部门承担的工作都推向了社区,如城建城管、安全生产、企业统计等工作,既费时间、精力,又承担费用,给社区工作和经费造成了巨大压力。

三、创新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保障方式的对策与建议

加快推进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创新,是主动适应新常态、积极引领新常态的必然要求,是适应全面深化改革新形势、实现社会治理创新的必然要求,是推进依法治理、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必然要求,是维护居民群众根本利益、保障居民群众民主权利,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必然要求。近几年,中央、国务院、省、市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强和创新城乡社区治理的政策,我区应紧跟形势、抢抓机遇,围绕建设“首善下陆”目标,立足区情,切实加强和创新我区“村改居”社区社会治理。我们建议:

(一)将社区“两委”干部工资纳入财政预算。建议区政府出台“村改居”社区“两委”成员报酬文件,将我区的“村改居”社区“两委”成员工资报酬纳入财政预算。

(二)提高社区干部工资待遇。社区主职、副职、委员工资待遇分别比照新区副职、中层干部、科员待遇计发工资报酬。出台文件,对在社区工作一定年限,具备一定的工作能力且表现较优秀的干部,聘用到新区工作,解决社区干部的后顾之忧。

(三)完善“费随事转”工作机制。落实社区公共服务事项准入制度,凡属于区政府及其职能部门职责范围内的事项,不得移交给社区居民委员会承担;凡应由社区居民委员会协助的事项,应当为社区居民委员会提供必要的经费和工作条件;凡委托给社区居民委员会办理的有关服务事项,应当通过签订协议、购买服务、项目管理等方式,实行权随责走、费随事转,不得强行摊派。

(四)合理调整社区区划。按照“有利于服务管理、有利于居民自治、有利于资源整合”的原则,以3000户左右不超过一万人为标准,进一步优化社区布局,根据社区地域范围、人口密度和居民服务等情况合理调整社区管辖范围。建议对青龙山社区、长乐山社区、东方山社区、管山社区、官塘社区等进行分解、撤并。

(五)支持“村改居”社区发展集体经济。社区各项工作的开展,需要经济作为基础,建议区政府和新区要把“村改居”社区集体经济的发展列入议事日程,并制定政策帮助支持“村改居”社区发展集体经济。同时,在规划未来之城建设发展的基础上,优先考虑社区的经济发展,不能步原社区的后尘。

(六)加强社区班子建设。社区干部担负着上连政府、下连百姓、组织和带领群众开展社区各项工作,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,不属于国家公职人员,是游离于国家行政干部之外的不在编、不脱岗的国家边缘化干部,要听得进埋怨,耐得住寂寞,干得成事业,加强社区干部队伍建设,对于维护社会稳定,推进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尤其重要,鉴于以上存在的问题,建议:一是把政治素质高的名人、能人、大学生选派到社区任职,带好队伍;二是试行社区书记交流任职,促进相互学习,相互提高。(下陆区民政局   张虹凌)